欢迎访问久久热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 > 故事 > 文章正文

鸿门宴

时间: 2019-09-05 11:39:53 | 作者:刘先卫 | 来源: 久久热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鸿门宴

  1

  妻子一脸兴奋地跨进店子:老刘,你猜猜看,昨晚是谁回来了?

  谁回来了?让我猜哑谜啊。我觉得有些莫名其秒。

  还有谁?你整天就只知道吃在网里拉在网里,以后埋在网里算了。

  我不由嘀咕起来:老婆,他到底是谁啊,这么神神秘秘?

  妻子意犹未尽:光头回来了,整条街上都传开了,是头号新闻哩。

  我们这个小地方屁大的事都会满城风雨,何况是光头。我们俩小时候几乎是要好的兄弟,我与他性格恰恰相反,他调皮掏蛋,我胆小如鼠。光头姓李,从小在街上偷鸡摸狗、长大吃喝嫖赌,最后染上毒瘾把父母活活气死。自从光头出去闯世界,跟我多年没有什么来往了,听说他在外面抢劫、强奸犯罪关在监子里,难道他出狱释放了?

  我对老婆讲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他与我们八杆子打不着,不要惹他就是。

  就你啊,一副死脑筋难怪没出息。啧啧,你看人家光头今非昔比,回来可是光宗耀祖、飞黄腾达了。坐的是奥迪,提着手提箱还有保镖跟着,这才像个大老板样子。

  正在我俩打嘴巴仗的时候,想不到光头在我门前停了车,冲着店子高声喊了起来:刘兄…刘兄在家吗?

 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妻子高兴地出门去搭了腔:在哩在哩,李总您请进屋里坐!

  妻子话未落地,光头前脚进了店,后面跟着一个手提密码箱的壮汉。光头双手伸到我面前,我握住了他的双手:兄弟,听说你大发了!

  我用余眼往店子外瞄了瞄,店门囗一左一右站了两个青壮小伙。

  光头递上了烟。我没有抽烟的嗜好,摆了摆手。

  刘兄,你怎么还是老样子?嫂子管紧了点吧。光头自顾自抽起了烟。

  妻子一边招呼光头落座一边插嘴:李总,你劝劝俺家老刘,带他出去见见世面。

  光头:我今天回来,是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我在深圳那边经营夜总会场所。这夜总会可是有钱人的出处,比搞房地产来钱快。

  唯恐我这乡里麻拐不懂什么夜总会,光头进一步解释道:夜总会有中式和西式之分,设有舞池、乐队或DJ,提供歌舞表演。中式夜总会,或称中式酒楼夜总会,于20世纪中期的香港曾经甚为流行。中式夜总会从西式夜总会演变而成,提供中式晚饭或饮宴,部分设有舞池供顾客跳舞;而表演主要包括歌手演唱中西流行歌曲、或粤剧等演出,表演性质较为开放,揉合了现代的贴面舞、钢管舞,特别适合老板欣赏娱乐……

  李总,有这么多挣钱的好行当,乡里乡亲的你不要忘了咱老刘。妻子听得两眼发光:李总,你咋没带弟媳妇妹子回?

  古有伯牙鼓琴志在高山,今有好男儿志在四方,以天下大事为理想。你看,我光忙着挣钱哪有闲功夫谈个人私情,再说好女孩难找,不急不急。李总优雅地吐了一囗烟圈。这几年天上人间夜总会在全国所有大中城市都开了分店,我在深圳的分店子里任总经理。

  光头递给我一张烫金名片:兄弟,有难同当有福同享,有余钱的话可以找我投资获利入股分红,月息百分之二十,保你一本万利。我回来要家家户户上门去负荆请罪,中午就请大家去街上王府酒店喝一杯薄酒。刘兄、嫂子记得中午1点钟准时赶到,算是我答谢乡亲们关照我的一番心意。你是一个聪明人,不打扰你了。

  去的,我们会去的,难得你有这份心。我和妻子异囗同声。

 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。入股投资分红的事我有点心动,但我不见兔子一般轻易不会撒鹰,属于有贼心没贼胆那类。我一向做事小心谨慎,所以人生失去了很多发财发福机会。妻子除了羡慕感激李光头外,知道我是个不会挣大钱的人,说归说吵归吵仍然跟着我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,为此我一直深感内疚和自责。

  2

  昨天晚上,在网上看帖熬到凌晨3点钟。白天睡虫来了打不起精神,我要抓紧时间眯一会儿眼。

  将近中午1点钟的时候,我留在家看守店子,要妻子一个人去酒店吃饭。不到半个小时,妻子慌慌张张打道回来,一迭连声地嚷道: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

  妻子后面还跟了一拨人,酒店王老板、杀猪的胡屠夫、退休张老师、超市高老板、卖小菜的蔡阿姨、修鞋摊的李师傅。虽然同住在一条街上,他们跟我几乎没有过什么来往,这会儿齐刷刷挤进了我的店子,说我见多识广,想来听听我的意见。李光头找他们借钱,于是他们个个在李光头那儿入了股,大伙想从我这儿打探入股投资有没有什么风险。

  老张老师讲光头是搞房地产的,胡屠夫又讲光头是金矿老板,蔡阿姨讲光头是一所贵族学校的董事长。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,拿出光头给我的名片,那么多头衔确实令人眼花缭乱。

  我问:名片是一样的没错啊,你们怎么了?老张老师抢着说:李总手机12点钟的时候就打不通了。我直说了吧,我财迷心窍相信光头什么分红的鬼话,取了健儿买房子的20万给了他。

  我立即按名片上的号码打过去,第一个号码无法接通外,其余的手机坐机都是空号。

  大家报个数,你们给了光头多少钱?

  王老板:我5万。

  胡屠夫:我8万。

  蔡阿姨:我6万。

  李师傅:我3万……

  妻子吹牛说我在网上当版猪,跟黑白社会有来往交情,只要我老刘出马,什么难题都可以解决。我有些哭笑不得,埋怨妻子多管闲事。

  这时店子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。遭受损失最大的要算张老师,他被借去了20万。老张老师"扑通"一声跪倒在我面前:侄子,你救救我健儿吧,谈的女朋友房子没买成,如今落个鸡飞蛋打,我这把老骨头哪还有脸面活在世上。

  李光头许诺给投资的老乡月利息从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不等,在高息诱惑下,他们纷纷中招。现在李光头早已溜之大吉远走高飞,我能有什么办法?大家赶紧报警去吧。

  报什么警?大白天做梦,口水脏了一地,真恶心。我被妻子一掌给拍醒了,原来刚才做的是一个白日梦。

  3

  跟光头投资入股的事,我考虑了半天还是举棋不定。中午12点多钟我们动身去王府酒店的时候,妻子小声提醒我道:

  我觉得光头这次回来有点不大对劲,他当年抢走我们辛苦积攒的200元,街上一个小混混又在外面坐过大牢,仅凭一张觜说得天花乱坠,入股分红这事儿有点玄。你不是说网上什么信息都有吗,应该可以查出个子丑寅卯来。我怀疑其中有诈,乡亲们可能上了当。

  关键时刻还是妻子看得明白,考虑问题比较全面、细心。

  记得数年前,一个月黑风高夜,光头敲开门闯进了我的店子,张囗就要"借"1000元。来者不善,我说没有钱,这打印店生意不景气,镇上单位部门都有电脑打字员,哪会来我这家小店子做打印业务。平时复印一页文稿或身份证件只收5角钱,发不了财。

  光头敲着我的电脑桌子,不耐烦地说:打开箱子,有多少拿多少。

  钱箱里只有200元零钞。我和妻子一愣,赶紧打开箱子,将200元硬币、角票悉数用纸包好交给他。

  看着光头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,屁股后面晃动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,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。我们幸好没有抵抗,否则光头动起刀子来,我夫妻俩人身单体薄、虚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。这事一晃过去了七、八年,打字复印生意是外甥打灯笼照旧,惨淡经营,一年不如一年。

  小时候,光头毕竟跟我是要好的兄弟,我想可能是那回"借"钱的原因吧,光头才没有继续动员我加盟投资他的空壳公司。我庆幸的是,自己瞻前顾后才没有上他的套。

  我早上咋听得光头讲夜总会怎么象背书似的,只怪我脑子反应不灵光,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。现在上网百度了一下,他哪是什么深圳天上人间夜总会的总经理,只不过是拿来忽悠人的由头。未想到他拉虎皮作大旗,生生唬着了乡亲们。

  俗话说,狗改不了吃屎,我要不要出卖朋友、兄弟?我催妻子赶快去酒店看紧光头,自己急忙上了派出所。民警输入有关信息资料,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:李光头是全国头号诈骗犯,已被公安部门通缉!

  我怀疑光头身上携有枪支,当我和警察火速赶到酒店时,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。饭菜早已凉了,来喝酒的人一个个像霜打的茄子,哭丧着脸。酒店王老板向民警交待,光头预订了几桌酒席是实,但光头中午一直没有在酒店出现过,打他电话一直没人接听。

  民警将受害人带到派出所:你们快报个数,借给了李光头多少钱?平素这些老板财不露白,这下子争先恐后报了钱数。

  王老板:我5万。

  胡屠夫:我8万。

  蔡阿姨:我6万。

  李师傅:我3万……

  钱数统计出来,除了我没有入股外,好家伙,光头少说"借"走了乡亲们80万!

  光头自从打牢里出来后,收敛了江湖霸气,改头换面走上了一条靠虚构资产、巨额合同诈骗、高息吸储之路。此番回来,光头打扮成阔佬的样子,但骗术并不高明,囗头以百分之十至三十的高息回报,这么三言两语就赢得了乡亲们的信任。李光头骗走了老乡的钱离开小镇后,突然在地球上消失一般无影无踪,案子搁着至今一直没有破。

  后来据我打探了解,这些街坊乡邻在小时候均不同程度骂过揍过李光头,又大多见钱眼开,一个个唯利是图。光头于是存心设了这场鸿门宴,让他们自己钻进钱眼里去的。

文章标题: 鸿门宴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azhou56.cn/gushi/69082.html
文章标签:鸿门宴  鸿门宴

[鸿门宴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